千秋鳞

乱七八糟的反人生观随笔

(胃疼挂水的小产物/略黑暗向 短篇)

那是一只健全无比的蝴蝶。
艳丽的,完整的,停在那是洁白花朵之上拼命吮吸花蜜的…蝴蝶。

那是一只半身已碎的蝴蝶。
美丽的,缺残的,不断努力地挣扎着扑扇半边蝶翅的...蝴蝶。

人类啊,生来便已经是贪婪无比的了。
从成为受精卵开始,我们便在掠夺我们能够掠夺的一切,我们总是不知足,用尽所有去占有,去掠夺,去啃噬。
我们抢夺着其他精子生存的空间,以母体为本,在母亲的怀里扎根,抽芽。
以亲生母亲为食,我们疯狂的生长着,母亲的肚子越隆越大,我们便榨取得越多,直到最后的最后母亲承受不了这无止尽的索取,这时候我们才哇哇落地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从降生的第一声啼哭的开始,彰显了我们从今开始对世界的榨取。
空气,水分,食物……我们毫不客气地向世界伸手讨要我们生存所需要的养料……
再大一儿时,我们有喜有怒了,我们会哭会笑了……我们以撒娇的方式占有父母的时间与精力……玩具、游乐园、棉花糖、小金鱼…… 父母们的钱财,我们也毫不手软的去干涉……
到了十二三岁数的时候,我们在占有原有物质时感觉到腻味了,我们学会了耍小聪明,获得更为精致的"战利品"
再大一点……到了十八九岁,我们渐渐懂得了虚荣爱慕了,我们将掠夺来的作为炫耀的资本,用完便弃之一旁,需要时再次掠夺……
后来的后来,"我们"成为了两种人:
作为资本家的我们通过高定价掠夺普通人 。
作为乞讨者的我们通过装可怜掠夺善心人。

我们生来为何哭泣呢?是不是预见了将来不堪的自己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健全的蝶吮吸着花蜜,蝶活了下来。
缺残的蝶扑扇着羽翅,蝶还是死了。